欢迎来到圣康食品! 中文|英文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开封:胡萝卜价格遭遇“过山车”

浏览量:65 时间:2019-04-25 来源:圣康食品

在菜农仍为春季大葱贱卖惋惜之时,近日,我市胡萝卜市场传来令人沮丧的消息,今年的胡萝卜价格太低了。本报记者深入市场、农村,采访商户、农民及专家学者,调查胡萝卜价格大起大落的原因。

  市十次党代会提出要“打好农业产业化提升攻坚战”, 加强农产品物流销售网络建设,加快发展农业合作经济组织,促进农产品顺畅流通。现状要求我们加速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帮助农民念好农产品销售经。

  由于开封县胡萝卜交易市场整修,开封县黄龙园区太平岗村马路边成了一个临时胡萝卜交易市场。12月11日,记者来到这里,放眼望去,大车小车上都是胡萝卜,有要发往外地的,有刚刚收获准备出售的。地上也堆放着小山一样等待分拣或者清洗的胡萝卜。菜农们或倚车而望等待买主,或与买主激烈地讨价还价。今年是个丰收年,可是,菜农们并没有感受到丰收带来的喜悦。

  “我家种了一亩半胡萝卜,卖了不到1000元,除去成本也不落啥钱,这几个月白忙活了。”汪屯乡马头村十四组村民李素英说。“我家种了三亩半的胡萝卜,一亩地的收成除去前期投资,只能落300元。”汪屯乡汪屯村四组村民耿梅芹叹息道。

  今年的胡萝卜行情确实不太好。那些经过挑选品相好的胡萝卜每公斤能卖到0.6元,一般的胡萝卜每公斤仅能卖0.24元,又小又细的胡萝卜价格就更低了,每公斤0.06元还没有人要。

  菜农说,去年这个时候胡萝卜每公斤最高能卖到1.6元,特别不好的胡萝卜每公斤也能卖0.6元。一年之间,胡萝卜的价格就暴跌下来。前年,胡萝卜价格每公斤0.8元至1.2元。2008年,胡萝卜价格很低,同今年差不多。咋会这样呢?菜农们不解。

  “去年外省遭遇干旱,咱这边的胡萝卜就贵了,种胡萝卜很赚钱。今年风调雨顺,很多省份胡萝卜都丰收了,就不好卖了。”做了十五六年胡萝卜生意的邢女士如此解释今年胡萝卜价格大跌的原因。“像大蒜一样,胡萝卜价格也很不稳定。我主要往广州、长沙那边发货,有时候通过电话得知那边的价格上去了,就赶紧发货,可等胡萝卜运到了,有时价格又跌了,弄不好赚的钱还不够运费呢,生意不好做呀!”同样是做了多年胡萝卜生意的郭宏昌说。

  胡萝卜价格起伏大,菜农很无奈。他们说,也不知道这个菜价哪年高哪年低,种地靠碰运气。

  “能不能成立个像许昌鄢陵的莲藕合作社那样的胡萝卜合作社,有管种植的,有管销售的,有管加工的,胡萝卜也许就不会这么难卖!”汪屯村一组村民陈国祥期待家乡也有协会向群众提供胡萝卜种植、收购、加工、储藏、销售有关的技术、信息等服务,帮助农民改变种植方式,走农业产业化道路,应对多变的市场。

  胡萝卜成堆无人问津 急煞农民

  12月11日,记者来到开封县朱仙镇小店王村地头,看到农民贾金宝正在刨胡萝卜。他一边刨一边把一些品相差的胡萝卜挑出来。他拿着一个上下粗细基本一样的胡萝卜说:“只有这种好点的胡萝卜才好卖,差点的胡萝卜根本卖不出去,都喂牛了。”

  在开封县朱仙镇有一个简易的胡萝卜交易点,11日下午,记者在这里采访时看到,收购车屈指可数,大多数农民都在忙着将胡萝卜装袋。

  陈天祥是开封县西姜寨乡的一名代购商,当记者向他询问今年胡萝卜的销售情况时,他连连摆手,双眼含泪说:“一提起胡萝卜我就头疼!往年这个时候,很多客商来收购。但今年,来的客商寥寥无几,连续几天都没来人收购了。”

  陈天祥告诉记者,去年一亩地纯收入1000多元,而今年根本不赚钱。他粗算了一笔账,今年胡萝卜亩产约3000公斤,按每公斤0.3元的收购价格,也只能卖八九百元。种植一亩胡萝卜,化肥、粪等投入大约600元,加上灌溉、农药等费用,种一亩胡萝卜不赚钱反而赔钱。

  因为胡萝卜滞销而犯愁的不止陈天祥一人,记者了解到,陈天祥的情况还不算最糟。目前,西姜寨乡有100多户村民种植胡萝卜,今年全村胡萝卜种植面积上千亩,平均每家种植胡萝卜八九亩,最多的一户种植20亩。很多农户说,今年来收购的客户少,即使把价钱一降再降还是卖不出去,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记者在西姜寨乡赵店村东头的田地看到,有的地块,农户把拔出的胡萝卜堆在田埂上;有的地块,农户干脆连拔都不拔。赵店村村民崔留聚指着堆放在一旁的胡萝卜满脸无奈地说:“今年胡萝卜收成很好,愁在没有销路,现在一亩地200多元都没人收购。天气越来越冷,若再没有客商收购,胡萝卜就冻坏到地里了,我们咋办啊?”

  谈起胡萝卜滞销的原因,长年经营蔬菜批发生意的客商马卫涛说:“今年种胡萝卜的人多了,加上大丰收,产量大增,价格就下来了。广东、山东、河北、河南等地都有大量等待收购的胡萝卜,各地胡萝卜的收购价都在1毛钱左右,在周边收购就够用了。”

  据了解,目前农户都是自己联系客商前来收购,更多的农户除了在寒风中默默等待别无选择。

  菜农无奈直叹息

  “老乡,今年的胡萝卜卖得咋样啊?”面对记者的询问,菜农吴老汉摆放着车上的胡萝卜说:“嘿嘿,差不多,差不多赔光了,唉!”

  吴老汉是南郊乡丁庄村的菜农,今年种了5亩胡萝卜,产量2.5万多公斤。可是,满地的胡萝卜无人来收愁坏了吴老汉一家人。吴老汉说,家里这几十车胡萝卜要卖到什么时候啊?这几天,吴老汉愁得整夜睡不着觉。

  12月12日13时,在豫东蔬菜批发市场东门内,菜农们站在装满胡萝卜的车旁,热情地招呼着顾客,可是人来车往,菜农们却不见自家车上的胡萝卜减少。

  汪屯乡苍楼村的刘兰秀6时就拉着一车胡萝卜进入了菜市场,5个小时过去了,她的胡萝卜卖了不到1/3。中午时分,刘兰秀肚子饿了,可她依然守着摊位不肯离开,恐怕一走开就会有人来买胡萝卜。看刘兰秀这样,她的亲戚给她送来了两个烧饼,不是因为她兜里没有钱,而是因为一上午才卖了几元,她实在舍不得花。

  为了卖胡萝卜饿肚子的菜农不止刘兰秀一人,丁庄村菜农吴振普到13时30分还没有吃上饭。吴振普说,他家今年种了4亩胡萝卜,他算了一下,一亩胡萝卜要800元的本钱,今年是赔血本了。

  便宜就多买点

  “两毛一斤,胡萝卜便宜卖了,两毛一斤啊!”12月12日上午,在仪表小区附近,市民张凤女士听见小贩的叫卖声,停下自行车,准备买点胡萝卜。

  张凤边挑胡萝卜边说:“多吃胡萝卜好!冬季的主打蔬菜也就是大白菜和胡萝卜,现在胡萝卜便宜了,就多买点吃。”

  不一会,张凤女士就挑了5公斤胡萝卜,付给小贩两元钱。张凤女士一脸喜盈盈地说:“回家蒸胡萝卜丝,爱人、孩子都喜欢吃。”

  胡萝卜身价大跌,给市民带来欣喜。便宜您就多买点,菜农热切盼望着。

  让农民专业合作社真正发挥作用

  近年,蔬菜价格呈逐年上升的趋势。蔬菜作为日常必需品,其价格的涨落直接关系到群众的生活和社会的稳定。蔬菜价格大幅波动会破坏经济运行秩序、影响供需平衡,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而且还会极大浪费社会资源。一方连着菜农,一方连着市民,既要促进农民增收,又要丰富城市居民的“菜篮子”,这中间必须找到一个结合点。

  “2010年,全市特色蔬菜种植主要是大蒜、辣椒、马铃薯、花椰菜和胡萝卜,其中胡萝卜15万亩,产量50万吨,主要分布在开封县和通许县。”12月12日上午,刚刚从开封县调研回来的市农林局副局长宋建华眉头紧锁地说:“我在开封县见到很多卖胡萝卜的农民……”

  宋建华告诉记者,我市蔬菜价格呈逐年上升趋势。特别是2010年,国内蔬菜生产和供应受到灾害天气、人为炒作、生产和物流成本上涨因素的影响,导致蔬菜销售价格一直保持高位运行,以至网络上出现了“蒜你狠”、“姜你军”一类的词汇。“十一五”时期,开封市蔬菜销售价格累计涨幅达84.1%,对城镇居民特别是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影响明显。进入2011年,蔬菜价格又出现了“过山车”状况,大起大落。1月份我市蔬菜价格(以上年同期为100)下降6.7%,2月份蔬菜价格下降7.8% ,3月份蔬菜价格上升7.5%,4月份蔬菜价格下降16.6%。特别是4月中旬后,部分蔬菜品种价格暴跌。可以说,近年的很多时段,蔬菜价格都严重背离了其价值,从而导致居民“买菜贵”和农民“卖菜难”等情形交替出现。

  宋建华分析,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方法就是提高蔬菜产销的组织化能力,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截至2011年9月底,全市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工商注册的已达1632家。这些合作社股份合作、集约经营、统一管理、专业运作,实行现代化的农业种植和市场化的营销模式,但如何让这些农民专业合作社发挥作用,取得规模效益才是关键。

  “精装”胡萝卜价格高

  今年雨水充足,我市胡萝卜大丰收,市区农贸市场和超市里也是“萝卜成患”。但是,同样是胡萝卜,价格却差别不小。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我市一些农贸市场,几乎每个菜摊上都卖胡萝卜。东京大市场的经营者杨玲说:“好点儿的胡萝卜4毛1斤或1块钱3斤,个头小、卖相不好的一两毛也没人要。种胡萝卜的人多,卖胡萝卜的人也多,价格卖不上去,也很少有人买。”但市场上也有价格高的胡萝卜,这种胡萝卜外表干净、个头大、颜色正、样子水灵,价格也比满身是泥的“土萝卜”高,每公斤要卖到2元至2.4元之间,也有人买。在我市西大街一家超市的蔬果区,“精装”胡萝卜价格也不低,每公斤1.76元。

  在梁苑市场,销售“精装”胡萝卜的王先生说:“洗好、包装好的胡萝卜,看着顺眼,价格和去年差不多。”也有商户说,百货中百客,有的人愿意掏高价购买好东西,加工过的胡萝卜自然要比没有加工的贵一些。他提醒农民朋友在这种滞销的情况下,不妨多个思路,多想个办法。

  加快农业产业化进程

  这几年,蔬菜价格像坐“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导致“菜贱伤农”的现象频频发生。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我市如何加快农业产业化进程?

  市委党校副教授刘晔分析,我市蔬菜种植种类主要有大蒜、辣椒、大白菜、胡萝卜等,这些大路菜上市时间相对集中,种植收益偏低,不耐储存,很容易造成积压,导致“卖菜难”。

  虽然我市已经有了一批像“金杞”大蒜、“汴南翠”黄瓜等品牌蔬菜,但无论是从数量、规模或者品位、质量来看,我市名牌农产品发展状况都与我市农业大市的地位不相称。

  我市蔬菜生产区多以相对独立、分散的小规模农户为主体,生产盲目性强。在我市菜农中间普遍存在“明年种菜看今年”的盲目现象,种植带有较大的随意性,容易造成“一哄而上、一哄而下”的发展局面。

  目前,我市有关蔬菜方面的农民经济合作组织数量少、规模小,无法在千家万户的大生产和千变万化的大市场之间实现无缝对接。

  在我市外销的蔬菜中,基本上都是以原产品出售,蔬菜采摘后的保鲜加工能力不足、加工技术水平低下、运输与流通体系不够完善、销售市场体系不健全。

  刘晔建议,政府管理部门把菜价完全交给市场是不行的,政府应有所作为,加强干预和调控。

  一、 充分借鉴国外成功经验,例如“绿箱”政策,对农产品提供各种减免和优惠措施。 “绿箱”政策涉及的范围很广泛,包括政府用于支持粮食科研、技术推广、基础设施建设,粮食安全储备、作物保险,贫民救济、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补贴。欧美国家就是通过大规模“暗补”农业科技、农业推广体系、农民教育体系等措施,使农业产业化企业“轻装上阵”的。

  二、 推进土地流转,发展高效规模农业。广大农民对于我市当前菜价一年便宜一年贵的怪圈基本上无能为力,我市应推进土地流转,把农业生产从个体经营模式转变为公司经营模式,建立多元化的投入机制,采取现代化的生产方式,组织农民进行规模化生产,提高规模化经营效益。

  三、建立农产品综合信息平台,实时提供全国价格信息,加强市场预测。“菜贱伤农”的根本原因是信息流通问题,只有了解全国行情,才能避免盲目种植;只有实时发布本地信息,才能吸引客商。

  四、 产销对接,农超对接,解决好农产品供应收益与销售利润脱节问题。农产品流通领域不畅不止是一个“菜篮子”,还有“谷贱伤农”与“谷贵伤民”的问题,必须做好农产品上市“最后一公里”的工作。政府部门要严格监管中间批发环节,打击操纵市场价格行为,以保障蔬菜价格平稳、市场有序运行。利用公共财政资金,建立一批公共冷库服务菜农,达到蔬菜储存、延期上市、均衡上市的目的。

  五、搞好农产品深加工,拉长农业产业链条。在我市外销的蔬菜中,基本上都是以原产品出售,我市蔬菜保鲜加工能力严重不足。应依托蔬菜种植基地,规划农产品深加工项目,广泛宣传,引来投资者。比如胡萝卜,就可以加工成胡萝卜汁、提取胡萝卜素等等。

< >

我们的宗旨

以全新的管理模式和周到的服务,用心服务客户!

一切都是为了让您更好地享受美食与生活,同时也向消费者传递一份健康、乐活、充满正能量的生活态度!

  • 全球精选

    一站式购物方案

  • 多仓直发

    特有次日达配送服务

  • 源头直采

    精选正宗好食材

  • 天天底价

    新鲜到家购不停